? 二二三一 悲催的狼王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二三一 悲催的狼王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8:13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二三一悲催的狼王

  **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阴。八一中文网

  天庭一夜,说不尽多少的缠绵,又道不尽多少的喜庆。一夜之中,叶空的洞房中与众妻同乐。而在大厅中,那些宾朋却也是一夜的畅饮之欢。

  为了让大家开心尽兴,婚礼所用的都不是普通的凡人酒水,而是仙界几家着名的仙界美酒!有神仙醉,有七步癫,有一泻喉,还有醉百年……这些酒一个比一个强劲,仙界凡人喝下去是需要吃专门的解酒丹药才能苏醒,而各位大仙们喝下去,也是会迷迷糊糊的!

  仙家好酒,这是定律。不管是仙界,还是冥界,又或者是魔界,都对这酒之一味,有异乎寻常的痴迷!

  大厅之中,蔡沐阳缓缓睁开眼,昨夜一场好饮,果然是饮得心情舒畅。特别是坐在旁边的一位仙人,言辞有趣,正是酒后的谈。

  蔡沐阳扭头一看,只见那不知姓名的道正背对自己,也趴在桌酣睡。蔡沐阳赶紧拍拍那道的后背,笑道:“这位道,昨晚聊的尽兴,蔡某还说要将妹妹介绍给你……哈哈,却也不知你姓甚名谁,大家互通下洞府所在,以后也好互相的来往走动!”

  “啊,好啊好啊。”那穿着奢华长衫的少年转过头来,不过这一转头,却把蔡沐阳吓了一跳。只见转过来的,是一张长满毛的青色大狼头!

  狼头少年发现对方面色有异,用手一摸嘴脸,才发现是自己喝醉了,竟然把下界的本体原形都录了。当即苦笑道:“失误失误。”又一抹脸,这才又还原成仙人模样。

  “原来是本界修成的妖仙,失敬失敬。”蔡沐阳尴尬笑道,“既然道能来到这里,也是有些门路的,不妨找些熟人,求点仙光湖水洗洗就好了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失误失误。”啸风狼王也是尴尬的很。其实他不是本界妖仙,也不是下界飞升,而是叶空带来的。因为他本来就是灵魂之体,又没有飞升的重塑仙体,所以还是没有真正的身体,因此就算仙光湖水再多,也解决不到他的问题。

  因为发现啸风狼王的仙体还不稳固,还会经常露出本形。所以蔡沐阳虽然还是原先那般好,只是,再也不提他妹妹的事了!

  “蔡兄,您先喝着,我去外边转转。”

  啸风狼王告辞出来,出了大厅,心中有些感慨。因为是魂魄之体,噬魂体。他倒是更适合于学习冥界的修行方法和法术,不过那样的话,他就要长期的离开朋们。可是如果呆在仙界的话,那他的修行又非常的缓慢,简直是急死人!

  所以他一直很是纠结,到底要不要跟叶空说,让他去冥界修炼。

  本来啸风狼王昨夜暴饮,就是有解酒浇愁的意思。早晨不小心露出了狼脸,被人歧视了一把,他就更加的难过了,所以越走越难过,不小心就出了南天门。

  看见面前浩瀚满是星光的苍冥宇宙,啸风狼王心中怨气喧嚣而出,仰头嗷叫一声,“嗷!”

  这一声把守门的两个仙将吓了一跳,连忙端起长戟,心说仙主大婚,你也敢不消停?你谁啊,你这不是咆哮天庭么?

  不过不等他们发话,就看见一件长衫落地,从长衫中,一个青色的巨大狼影,猛地奔进了苍冥虚空!

  “妖仙?喝多了,神经病。”那两个守门的仙将拿起长衫,发现边缀着的两块玉石倒是对修炼有帮助的仙器。

  “发了笔小财。”两人分了玉石,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。

  再说啸风狼王此刻是狼性大发,在苍冥中疯狂的奔走!那种感觉,仿佛回到了多少万年之前,他还没被制成兽魂幡的时候……那里有草原,是他的世界。还有亲人,父母,族人,这么多年,想必那些曾经的面孔,都被湮没在岁月中,除了他,谁会知道,曾经有一群狼,这样奔驰在无垠的草原!

  啸风狼王双目含泪,如同一道青影,横跨虚空。不过就在他奔跑没多久,却有一道七色宝光,从另一个方向,以更快的速度,猛地划过!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,只是一道七色光!

  这正是鎏银宝船,此刻船头,一个穿着普通白麻衣,头发胡须皆白的赤脚老者,正站在船头!虽然宝船有阵法保护,可是船头的位置因为宝船的速度太快,还是让人有不舒适的感觉。

  可是老者却一点没有感觉,依然站在船头最前端,目中带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笑容,眼睛看着前方,一眨不眨。

  宝船的船舱中,西帝府手下的几个仙将,就是翟东亮等人,个个端正坐着,不敢说话。船舱后边有一个小房间,彭文考无心欣赏房间中奢华摆件,给姬小楼传音道:“那老东西,很危险啊!我想杀他!”彭文考说着,面色一厉。

  姬小楼吓了一跳,连忙传音道:“别乱说!你想死不成?我们在他宝船,传音都会被发现的!”

  彭文考道:“没关系,刚才我去过船头那边了,站在那鬼地方,我脑子都要爆炸了,哪有心情偷听别人传音?”

  姬小楼还是不放心,传音道:“还是小心点。我们现在,要忍!等他杀了叶空那小子,我就断绝老东西的古仙气息的供应!到时候,哼哼。”姬小楼目中闪过一丝歹毒,随后不再说话。

  与此同时,外边船头,本来一眨不眨的双眼终于眨了一下,面露出些轻蔑不屑的表情,嘴角掉落两个字,“幼稚。”

  说完这两个字,马长江不再想这个事。正要想点其他事,突然抬起头,就看见一滴水落在宝船的保护罩。宝船速度飞快,保护罩温度也高,那滴水瞬间就被蒸发,不过却引起了马仙主的注意。

  他只是抬手一指头顶,就有光影闪现,一条青狼含泪狂奔的景象出现在头顶。

  “没有实质身体的狼魂不少见,可是没有实质身体却有几百万年,还能从下界来到仙界,最重要的,他还没有得到仙体,还能保存着最原始的狼魂形态,而且还是个通灵的噬魂体,好东西!难得一见的好东西!”

  马长江成名多年,岁数也大。他生活成长的那个年代,各种仙术比现在还要复杂,更有很多奇特的法术。其中就有一种,是炼制另一种形态化身的法术,其中需要的一种重要的材料,正是这种象啸风狼王这样的魂体!

  “若是寡人当初炼制出另一种形态的化身,就算被洪定方关进大狱,也可以轻易逃脱!这个化身,一定要炼!这条狼魂,一定要捉!”马长江心中大爽,抬手一指啸风狼王消失的方向,喝道:“宝船听令,先追那条苍冥狼魂!”

  苍茫的苍冥中,就看见一道七色宝光猛地一个回旋,在苍冥中仿佛急转弯一样,速度都没减,直接奔向目力所及范围中青色光影奔㊣6去。

  那边狂奔的啸风狼王感觉有人跟,心中暗说不好。叶空早有安排,说你们修为不高,平日里不要乱走乱跑,仙界危险重重,不要因为你们认识我而放纵自己。要知道,我敌人众多,你们很可能因为我而遇杀生大祸!

  啸风狼王想到这里,心中大慌,连忙加速狂奔!

  那边宝船,白色发须摆动的马长江哈哈大笑:“宝贝儿,想不到你速度能有这么快!我却是越发的想要捉到你了!哈哈,任你再快十倍百倍,又岂能快过我鎏银宝船!”

  给读者的话:

  今天是读者也是作者两米零一的生日,小蛮在这里祝他生日快乐,合家欢乐了。

  二二三一悲催的狼王

  **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阴。

  天庭一夜,说不尽多少的缠绵,又道不尽多少的喜庆。一夜之中,叶空的洞房中与众妻同乐。而在大厅中,那些宾朋却也是一夜的畅饮之欢。

  为了让大家开心尽兴,婚礼所用的都不是普通的凡人酒水,而是仙界几家着名的仙界美酒!有神仙醉,有七步癫,有一泻喉,还有醉百年……这些酒一个比一个强劲,仙界凡人喝下去是需要吃专门的解酒丹药才能苏醒,而各位大仙们喝下去,也是会迷迷糊糊的!

  仙家好酒,这是定律。不管是仙界,还是冥界,又或者是魔界,都对这酒之一味,有异乎寻常的痴迷!

  大厅之中,蔡沐阳缓缓睁开眼,昨夜一场好饮,果然是饮得心情舒畅。特别是坐在旁边的一位仙人,言辞有趣,正是酒后的谈。

  蔡沐阳扭头一看,只见那不知姓名的道正背对自己,也趴在桌酣睡。蔡沐阳赶紧拍拍那道的后背,笑道:“这位道,昨晚聊的尽兴,蔡某还说要将妹妹介绍给你……哈哈,却也不知你姓甚名谁,大家互通下洞府所在,以后也好互相的来往走动!”

  “啊,好啊好啊。”那穿着奢华长衫的少年转过头来,不过这一转头,却把蔡沐阳吓了一跳。只见转过来的,是一张长满毛的青色大狼头!

  狼头少年发现对方面色有异,用手一摸嘴脸,才发现是自己喝醉了,竟然把下界的本体原形都录了。当即苦笑道:“失误失误。”又一抹脸,这才又还原成仙人模样。

  “原来是本界修成的妖仙,失敬失敬。”蔡沐阳尴尬笑道,“既然道能来到这里,也是有些门路的,不妨找些熟人,求点仙光湖水洗洗就好了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失误失误。”啸风狼王也是尴尬的很。其实他不是本界妖仙,也不是下界飞升,而是叶空带来的。因为他本来就是灵魂之体,又没有飞升的重塑仙体,所以还是没有真正的身体,因此就算仙光湖水再多,也解决不到他的问题。

  因为发现啸风狼王的仙体还不稳固,还会经常露出本形。所以蔡沐阳虽然还是原先那般好,只是,再也不提他妹妹的事了!

  “蔡兄,您先喝着,我去外边转转。”

  啸风狼王告辞出来,出了大厅,心中有些感慨。因为是魂魄之体,噬魂体。他倒是更适合于学习冥界的修行方法和法术,不过那样的话,他就要长期的离开朋们。可是如果呆在仙界的话,那他的修行又非常的缓慢,简直是急死人!

  所以他一直很是纠结,到底要不要跟叶空说,让他去冥界修炼。

  本来啸风狼王昨夜暴饮,就是有解酒浇愁的意思。早晨不小心露出了狼脸,被人歧视了一把,他就更加的难过了,所以越走越难过,不小心就出了南天门。

  看见面前浩瀚满是星光的苍冥宇宙,啸风狼王心中怨气喧嚣而出,仰头嗷叫一声,“嗷!”

  这一声把守门的两个仙将吓了一跳,连忙端起长戟,心说仙主大婚,你也敢不消停?你谁啊,你这不是咆哮天庭么?

  不过不等他们发话,就看见一件长衫落地,从长衫中,一个青色的巨大狼影,猛地奔进了苍冥虚空!

  “妖仙?喝多了,神经病。”那两个守门的仙将拿起长衫,发现边缀着的两块玉石倒是对修炼有帮助的仙器。

  “发了笔小财。”两人分了玉石,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。

  再说啸风狼王此刻是狼性大发,在苍冥中疯狂的奔走!那种感觉,仿佛回到了多少万年之前,他还没被制成兽魂幡的时候……那里有草原,是他的世界。还有亲人,父母,族人,这么多年,想必那些曾经的面孔,都被湮没在岁月中,除了他,谁会知道,曾经有一群狼,这样奔驰在无垠的草原!

  啸风狼王双目含泪,如同一道青影,横跨虚空。不过就在他奔跑没多久,却有一道七色宝光,从另一个方向,以更快的速度,猛地划过!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,只是一道七色光!

  这正是鎏银宝船,此刻船头,一个穿着普通白麻衣,头发胡须皆白的赤脚老者,正站在船头!虽然宝船有阵法保护,可是船头的位置因为宝船的速度太快,还是让人有不舒适的感觉。

  可是老者却一点没有感觉,依然站在船头最前端,目中带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笑容,眼睛看着前方,一眨不眨。

  宝船的船舱中,西帝府手下的几个仙将,就是翟东亮等人,个个端正坐着,不敢说话。船舱后边有一个小房间,彭文考无心欣赏房间中奢华摆件,给姬小楼传音道:“那老东西,很危险啊!我想杀他!”彭文考说着,面色一厉。

  姬小楼吓了一跳,连忙传音道:“别乱说!你想死不成?我们在他宝船,传音都会被发现的!”

  彭文考道:“没关系,刚才我去过船头那边了,站在那鬼地方,我脑子都要爆炸了,哪有心情偷听别人传音?”

  姬小楼还是不放心,传音道:“还是小心点。我们现在,要忍!等他杀了叶空那小子,我就断绝老东西的古仙气息的供应!到时候,哼哼。”姬小楼目中闪过一丝歹毒,随后不再说话。

  与此同时,外边船头,本来一眨不眨的双眼终于眨了一下,面露出些轻蔑不屑的表情,嘴角掉落两个字,“幼稚。”

  说完这两个字,马长江不再想这个事。正要想点其他事,突然抬起头,就看见一滴水落在宝船的保护罩。宝船速度飞快,保护罩温度也高,那滴水瞬间就被蒸发,不过却引起了马仙主的注意。

  他只是抬手一指头顶,就有光影闪现,一条青狼含泪狂奔的景象出现在头顶。

  “没有实质身体的狼魂不少见,可是没有实质身体却有几百万年,还能从下界来到仙界,最重要的,他还没有得到仙体,还能保存着最原始的狼魂形态,而且还是个通灵的噬魂体,好东西!难得一见的好东西!”

  马长江成名多年,岁数也大。他生活成长的那个年代,各种仙术比现在还要复杂,更有很多奇特的法术。其中就有一种,是炼制另一种形态化身的法术,其中需要的一种重要的材料,正是这种象啸风狼王这样的魂体!

  “若是寡人当初炼制出另一种形态的化身,就算被洪定方关进大狱,也可以轻易逃脱!这个化身,一定要炼!这条狼魂,一定要捉!”马长江心中大爽,抬手一指啸风狼王消失的方向,喝道:“宝船听令,先追那条苍冥狼魂!”

  苍茫的苍冥中,就看见一道七色宝光猛地一个回旋,在苍冥中仿佛急转弯一样,速度都没减,直接奔向目力所及范围中青色光影奔㊣6去。

  那边狂奔的啸风狼王感觉有人跟,心中暗说不好。叶空早有安排,说你们修为不高,平日里不要乱走乱跑,仙界危险重重,不要因为你们认识我而放纵自己。要知道,我敌人众多,你们很可能因为我而遇杀生大祸!

  啸风狼王想到这里,心中大慌,连忙加速狂奔!

  那边宝船,白色发须摆动的马长江哈哈大笑:“宝贝儿,想不到你速度能有这么快!我却是越发的想要捉到你了!哈哈,任你再快十倍百倍,又岂能快过我鎏银宝船!”

  给读者的话:

  今天是读者也是作者两米零一的生日,小蛮在这里祝他生日快乐,合家欢乐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