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二五二 气势之争(三更)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二五二 气势之争(三更)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8:38Ctrl+D 收藏本站

  仙光山,一道笔直的仙光直通天外!白亮的仙光中,蕴含着强大而暴虐的力量,不过在这仙光的外围,山脚,却是修炼的福地!

  不过今天,来到仙光山的仙人们,却不是为了仙光而来!

  仙光城中,繁忙不堪!

  有大队的城中居民,正登上离开这里的飞车。拖家带口,仓惶逃走!

  “据说,他们很快就会开战!”

  “据说,他们的战斗就在城外千里之外的一块平原!”

  “据说,这是仙界有史以来最高层次的战斗,很可能会殃及附近的城池,甚至整个星球上的所有城市都会被bo及!”

  凡人们仓惶逃走,对他们来说,这样的战斗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  不过也是同时,却有大量的飞车来到这里,从里边走出大量的仙人!各种修为都有,从金仙到罗天上仙,甚至仙君,都有!

  凡人逃走,仙人来到!是仙人不怕被殃及,还是仙人有保命的手段,又或者在战斗中叶空和姬小楼都会对他们小心轻放?不是,都不是!

  在叶空和姬小楼这样的大战中,被bo及而死那是很正常的。就像那天叶空和司空仲平大战,叶空半空摔倒就压死一个罗天上仙,所以仙人也会被殃及,也会死!

  可是,他们明知会死还是要来!仙道求索,九死一生。为了修为,为了宝物,为了感悟,为了那瞬间划过脑海的道!仙人们谁没有一点冒险精神,如果凡事畏首畏尾,连留下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这样的仙人,修为也就到头了。

  走还是留下,或许,这就是仙和凡的区别!

  仙光山下,某处平原,范围万顷,此刻正是微风轻抚,一群温顺的仙兽正在埋头吃草。

  这些仙兽没有注意到的是,头顶天空中,一艘通体发出七se流光的金属长船浮在那里,已经有了十天!

  船头位置,一个赤着上身,长发垂肩的男子正盘膝而坐。他也坐了十天,任凭白天黑夜,或是微风摇动他的黑发,他都是完全不动,仿佛进入了打坐入定的状态!

  他这副模样,停在这里,无人敢招惹,也无人敢和他搭话。甚至那些本来要从附近空中穿越的仙人,都驾云远远的绕开!

  “本以为还要再等几日,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!”正在此刻,船头上好似泥塑木胎一样的少年却嘟囔一声,猛地睁开双眼,目中满是怨毒,咬牙切齿道:“叶空,难道我姬小楼真的如此不堪,如此让你看不起,你竟然连准备一下都不用,这么快就赶来了!”

  确实,从天庭到仙光山,十天赶到,已经非常的快了。

  “不用,当然不用,三年前给我磕头从我眼前灰溜溜逃走的手下败将,我又要准备什么呢?”不知何时,已经有一朵七彩云浮在鎏银宝船前方百丈。

  “哈哈,三年前,我倒是不记得了。”姬小楼可不会当众认下装作彭文考逃走的事,影响他的气势。只听他又说道:“不过风水轮流转,此一时彼一时,小楼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!”

  叶空负手站在七彩云上,嘴角一翘,笑道:“那你是谁了,纪小新?还是彭文考,又或者是马长江?”

  “你还是当初那样的牙尖嘴利。”姬小楼今天心情也是很放松,道:“叶空,我知道你就一定会来!一定会接受我的挑战!”

  “哦?为什么?”叶空回道。

  “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!”姬小楼捏紧拳头站起来,说道:“我们一样的倔强,一样的懂得坚持,一样的喜欢冒险,也一样的死要面子!只是……我的运气比你稍差而已!”

  他们的对话,声音朗朗,在平原上空回dang。远处的那些仙人,都在倾听。那些极有战斗经验的仙人,都知道,两人的交锋,已经从言语开始!言语上的胜利,足可以改变双方的气势,而言语又对人的心情影响非常大,如果能够ji怒对方,或者让对方沮丧,那都是对战斗大有帮助的!

  听了姬小楼的话,观战的百万仙人都是心头暗想,这姬小楼说的不错,叶空和姬小楼真是有点像,更重要的,他们还是来自一个下界!

  不过这时,叶空却缓缓摇头,“不,我们不是一样的人。”阳光下,七彩云上,叶空负手道:“我们不是一样的人!我内心公正阳光,而你却yin暗偏si;我虽然有时候不择手段,不过我却有基本的底线,而你却专门使yin招,对别人的亲友下手;我的心中有爱恨也有善恶,而你的心中却只有恨和恶!”

  叶空说到这里,猛地抬手一指姬小楼,郎声道:“而你和我最大的不同,就是你心中充满对我的嫉妒!我一直在想,象你这种无情的人,真的会因为张九德的仇恨而跟我敌对上千年,直到刚才你那句话,我才明白,原来你心中最大的恨,就是嫉妒!”

  遥远处,那些观战的仙人全都哗然,不过也都是纷纷点头。

  叶空刚说完,就看见对面船头,姬小楼目中怨毒,使劲捏动着拳头,森然笑道:“不错!我以前确实嫉妒你!你有什么呀,当初在泗水城见面,你不过是个黑头黑脸的李黑子!你不就是运气好吗?象你那张臭嘴,要不是运气好,你早死了!我姬小楼哪里比你差,却一直没有运气,所以被你压一头!我不服!”

  姬小楼还没说完,那些围观的仙人都开口哧道:“这姬小楼实在㊣太贪心了!他的运气还不好?他都这样了!我们都修炼了几万年,不过如此,那我们岂不是要集【和谐你妹的】体自杀?”

  不过这样的声音不会引起姬小楼的重视,他脸上却又浮起笑容,道:“不过我现在不嫉妒你了,因为我比你强大了!我没有理由,去嫉妒一个不如我的人!”

  叶空哈哈笑道:“谁比谁强大,你说了不算。你现在还有没有嫉妒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  “那就用实力说话吧!”话语声中,姬小楼双目中精芒闪烁,而他身体上的气势,也猛然的放出!他的气势果然强大,瞬间就笼罩了方圆万里,范围之内,所有的人和仙兽,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,仿佛天威,仿佛乌云压顶,就这样沉沉的压在每个人的心中,喘不过气来!

  此刻,下边吃草的仙兽就已经感觉到了压力和危险,吓得四散而逃。而远处,那些修为略低的仙人,此刻也是面如土se,连忙向更远处移动!

  “我们已经是万里之外,都被气势压得透不过气,这姬小楼,好强!”远处的观战仙人,都是心中暗自吃惊。

  不过这些仙人,再去看姬小楼的对面的叶空,却依然是站在七彩云头,风轻云淡的样子,他任凭那强大的气势压出的阵阵罡风吹动他的长衫衣摆,口中道:“气势压人,胜之不武,我送你一计佛光罢了。”

  叶空说完,抬手,两手手指相对,掐出一个印诀,口中吐出三个字,“佛光印!”

  随后,一尊金se大佛出现在叶空身后,那大佛端坐莲台上,面se慈悲,全身金光闪闪,那万道金剑所到之处,所有的强大气势,都如同春雪看见阳光一般,烟消云散!@。

  仙光山,一道笔直的仙光直通天外!白亮的仙光中,蕴含着强大而暴虐的力量,不过在这仙光的外围,山脚,却是修炼的福地!

  不过今天,来到仙光山的仙人们,却不是为了仙光而来!

  仙光城中,繁忙不堪!

  有大队的城中居民,正登上离开这里的飞车。拖家带口,仓惶逃走!

  “据说,他们很快就会开战!”

  “据说,他们的战斗就在城外千里之外的一块平原!”

  “据说,这是仙界有史以来最高层次的战斗,很可能会殃及附近的城池,甚至整个星球上的所有城市都会被bo及!”

  凡人们仓惶逃走,对他们来说,这样的战斗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  不过也是同时,却有大量的飞车来到这里,从里边走出大量的仙人!各种修为都有,从金仙到罗天上仙,甚至仙君,都有!

  凡人逃走,仙人来到!是仙人不怕被殃及,还是仙人有保命的手段,又或者在战斗中叶空和姬小楼都会对他们小心轻放?不是,都不是!

  在叶空和姬小楼这样的大战中,被bo及而死那是很正常的。就像那天叶空和司空仲平大战,叶空半空摔倒就压死一个罗天上仙,所以仙人也会被殃及,也会死!

  可是,他们明知会死还是要来!仙道求索,九死一生。为了修为,为了宝物,为了感悟,为了那瞬间划过脑海的道!仙人们谁没有一点冒险精神,如果凡事畏首畏尾,连留下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这样的仙人,修为也就到头了。

  走还是留下,或许,这就是仙和凡的区别!

  仙光山下,某处平原,范围万顷,此刻正是微风轻抚,一群温顺的仙兽正在埋头吃草。

  这些仙兽没有注意到的是,头顶天空中,一艘通体发出七se流光的金属长船浮在那里,已经有了十天!

  船头位置,一个赤着上身,长发垂肩的男子正盘膝而坐。他也坐了十天,任凭白天黑夜,或是微风摇动他的黑发,他都是完全不动,仿佛进入了打坐入定的状态!

  他这副模样,停在这里,无人敢招惹,也无人敢和他搭话。甚至那些本来要从附近空中穿越的仙人,都驾云远远的绕开!

  “本以为还要再等几日,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!”正在此刻,船头上好似泥塑木胎一样的少年却嘟囔一声,猛地睁开双眼,目中满是怨毒,咬牙切齿道:“叶空,难道我姬小楼真的如此不堪,如此让你看不起,你竟然连准备一下都不用,这么快就赶来了!”

  确实,从天庭到仙光山,十天赶到,已经非常的快了。

  “不用,当然不用,三年前给我磕头从我眼前灰溜溜逃走的手下败将,我又要准备什么呢?”不知何时,已经有一朵七彩云浮在鎏银宝船前方百丈。

  “哈哈,三年前,我倒是不记得了。”姬小楼可不会当众认下装作彭文考逃走的事,影响他的气势。只听他又说道:“不过风水轮流转,此一时彼一时,小楼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!”

  叶空负手站在七彩云上,嘴角一翘,笑道:“那你是谁了,纪小新?还是彭文考,又或者是马长江?”

  “你还是当初那样的牙尖嘴利。”姬小楼今天心情也是很放松,道:“叶空,我知道你就一定会来!一定会接受我的挑战!”

  “哦?为什么?”叶空回道。

  “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!”姬小楼捏紧拳头站起来,说道:“我们一样的倔强,一样的懂得坚持,一样的喜欢冒险,也一样的死要面子!只是……我的运气比你稍差而已!”

  他们的对话,声音朗朗,在平原上空回dang。远处的那些仙人,都在倾听。那些极有战斗经验的仙人,都知道,两人的交锋,已经从言语开始!言语上的胜利,足可以改变双方的气势,而言语又对人的心情影响非常大,如果能够ji怒对方,或者让对方沮丧,那都是对战斗大有帮助的!

  听了姬小楼的话,观战的百万仙人都是心头暗想,这姬小楼说的不错,叶空和姬小楼真是有点像,更重要的,他们还是来自一个下界!

  不过这时,叶空却缓缓摇头,“不,我们不是一样的人。”阳光下,七彩云上,叶空负手道:“我们不是一样的人!我内心公正阳光,而你却yin暗偏si;我虽然有时候不择手段,不过我却有基本的底线,而你却专门使yin招,对别人的亲友下手;我的心中有爱恨也有善恶,而你的心中却只有恨和恶!”

  叶空说到这里,猛地抬手一指姬小楼,郎声道:“而你和我最大的不同,就是你心中充满对我的嫉妒!我一直在想,象你这种无情的人,真的会因为张九德的仇恨而跟我敌对上千年,直到刚才你那句话,我才明白,原来你心中最大的恨,就是嫉妒!”

  遥远处,那些观战的仙人全都哗然,不过也都是纷纷点头。

  叶空刚说完,就看见对面船头,姬小楼目中怨毒,使劲捏动着拳头,森然笑道:“不错!我以前确实嫉妒你!你有什么呀,当初在泗水城见面,你不过是个黑头黑脸的李黑子!你不就是运气好吗?象你那张臭嘴,要不是运气好,你早死了!我姬小楼哪里比你差,却一直没有运气,所以被你压一头!我不服!”

  姬小楼还没说完,那些围观的仙人都开口哧道:“这姬小楼实在㊣太贪心了!他的运气还不好?他都这样了!我们都修炼了几万年,不过如此,那我们岂不是要集【和谐你妹的】体自杀?”

  不过这样的声音不会引起姬小楼的重视,他脸上却又浮起笑容,道:“不过我现在不嫉妒你了,因为我比你强大了!我没有理由,去嫉妒一个不如我的人!”

  叶空哈哈笑道:“谁比谁强大,你说了不算。你现在还有没有嫉妒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  “那就用实力说话吧!”话语声中,姬小楼双目中精芒闪烁,而他身体上的气势,也猛然的放出!他的气势果然强大,瞬间就笼罩了方圆万里,范围之内,所有的人和仙兽,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,仿佛天威,仿佛乌云压顶,就这样沉沉的压在每个人的心中,喘不过气来!

  此刻,下边吃草的仙兽就已经感觉到了压力和危险,吓得四散而逃。而远处,那些修为略低的仙人,此刻也是面如土se,连忙向更远处移动!

  “我们已经是万里之外,都被气势压得透不过气,这姬小楼,好强!”远处的观战仙人,都是心中暗自吃惊。

  不过这些仙人,再去看姬小楼的对面的叶空,却依然是站在七彩云头,风轻云淡的样子,他任凭那强大的气势压出的阵阵罡风吹动他的长衫衣摆,口中道:“气势压人,胜之不武,我送你一计佛光罢了。”

  叶空说完,抬手,两手手指相对,掐出一个印诀,口中吐出三个字,“佛光印!”

  随后,一尊金se大佛出现在叶空身后,那大佛端坐莲台上,面se慈悲,全身金光闪闪,那万道金剑所到之处,所有的强大气势,都如同春雪看见阳光一般,烟消云散!@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