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二六八 故意捣乱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二六八 故意捣乱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8:56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二六八故意捣乱

  “从这里到了南明星,距离无比之遥远!仙剑传的速度,恐怕还没有马神的笏板飞得快,芷凝仙子就算提前得到传,恐怕也是来不及布阵……不过好在,我当年得到了姬小楼的乾坤袋,里边有大量他从马长江那里搜刮来的宝物,其中就有这么一件……”

  西陵星厚重的仙雾外,一个青衣人影正孤零零站在苍冥中。这正是得到马神面授机宜,赶紧给芷凝仙子发通知的叶空。

  只见叶空一抬手,取出一张剪成蝴蝶状的纸符。那纸符边也看不出阵法,也没有线条,只是一个显得非常苍老的蝴蝶剪纸!

  “这是传说中的神蝶传音,流传了不知多少年,多少得到以后,舍不得使用,这才保存至今,虽然苍黄陈旧,可是效果却是一点不减,算了,为了芷凝仙子,就用去它罢。”

  叶空取出仙剑,将其中芷凝仙子的气息提取出来,打入那神蝶符纸中。随后,叶空抬手又是一掐,指尖明亮起来,是捏出的一块光玉柬。当叶空将明亮耀眼的光玉柬夹进两片神蝶符纸中央的时候,就看见那黄纸剪成的蝴蝶,竟然从叶空的手心飞起!

  翩翩扇动羽翼,似已做好所有的准备,就要飞走离开。

  “还不走?”叶空先是一愣,随后明白了什么,又是一抹储物戒指,他的右手指,已经捏住了一小块紫色的晶体!

  叶空手指一捏,再一搓,晶体化成一撮紫色的粉末,而这些粉末就飞扬起来,被那剪纸蝴蝶吸入。就看那纸蝴蝶立即变成了真正的蝴蝶一般,非常的美丽。

  而那神蝶双翅一展,顿时就在苍冥中消失了踪迹,只留下巴掌大一小会粼粼的细碎神光。

  瞬间,神光也消失了,苍冥空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  “果然这些神物,需要神晶作为能量!还好马长江留有一些!”自言自语的声音随后又道,“芷凝仙子,我已经尽到全力,此事能不能成功。到时候,你能不能达到。这些,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了!”

  黑暗的苍冥中,叶空的双目却是很有希望,因为,如果按照马神交待的方法做,芷凝仙子能够去天神训练营,那是大有希望!

  “看来这马神还是为人不错,应该是个面冷心热之人。”叶空想着这一些,一低头,飞进仙雾笼罩的西陵星。

  当叶空飞回来,回到西帝府大殿,却刚好看到震惊的一幕。那司马大人,竟然取出几件不错的神器,想要让西陵琳成为他的神徒!

  西陵琳正低着头,而个头高大的司马泽却是双目发亮,一双狼眼正发光的看着西陵仙子雪白的后颈子。别说叶空,随便哪个男人,也知道司马泽收西陵琳为门人,图谋的是什么?

  叶空一进门,就看见这样的场景,听见司马泽要收西陵琳的话语。叶空立即去看马神,不过显然,马神不想管。马神也要顾及一下关系,不能把司马泽得罪太狠了。

  这就为难了,人家司马泽那是天神,马神不说话,还有谁能阻止?再说了,得罪了天神很好玩嘛?西陵琳又不是你老婆,你管那么宽干什么?就算你拼死挡下,说不定人家西陵仙子还不乐意呢!

  叶空心中顿时浮起大量的杂念。不过与此同时,却又有另一个声音,吼道:“**先人板板,叶空,你官越大修为越高,胆却越小了嘛?有话不敢说,你还是叶空嘛?”

  姓叶的不是孬种!叶空只是脚尖凝了一下,就大步走过去,站到西陵琳面前,猛地抓住西陵琳的手,一惊一乍道:“西陵仙子,想不到啊,真是想不到你也是有令牌之人!那我们岂不是同学了?所谓同学之情,终生难忘!同学之谊,可以让你一生都获益非凡,当我们年老时,再回头,就会发现最最宝贵的同学情谊,没有一点杂质,不参杂任何的功利……”

  对面的司马泽听了都要吐血了,心说这小子早不来迟不来,这不是坏我好事嘛?你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,都是什么什么呀?

  西陵仙子一向都是不悲不喜,淡漠的很,慵懒的很。不过她却也不傻,冰雪聪明,叶空一过来,她就明白叶空是故意来捣乱来着。不过她心中也有话,暗道,这**之神,**神祗,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好货。你太小看我西陵了,怎么可能给几件神器就认其为主呢?

  不过主神面前,西陵绝对不会傻到给叶空传音。刚好叶空抓着她的手,于是她葱白的小指微微一动,在他手心轻轻一刮……其实要说叶空过来捣乱,主要是不想看见西陵那么好的女子跳火坑,倒没有太大想法。

  可是情人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一个非常微小的细节,给人的反应却是惊人的。顿时,叶空仿佛挨了马长江一拳,身形就是一震,心神也为之一荡!

  太暧昧了,哦,突然我仿佛回到了……初恋。叶某人的心中仿佛都要**起来。

  “叶仙主,你和同学的话说完没,我这里还有正事呢。”司马泽忍住心中愤怒,趁着叶空停顿,用尖利阴冷的声音提醒道。

  “哦,马就好。”叶空摆了一下手,又使劲握握西陵琳的小手,道:“西陵仙子,等我们一起去了天神训练营,就可以好好学习,天天向了!”

  司马泽已经怒到了极点!这小子完全就是来坏我好事的!他是故意的!

  勾勾搭搭,当我是瞎子么?

  “叶仙主,我在收神徒!你知道不知道,在神界你这样的行为,是极度的不礼貌,是会被人揍的!”司马泽咬牙切齿的说这些的时候,已经握紧了拳头!

  西陵琳当然不希望叶空有危险,抢先开口道:“司马大人,此事太过重大,容我考虑一番。”

  司马泽却是不愿拖延,又道:“这有什么可考虑的?你父亲让我照顾你们姐弟,也就是把你们托付给我,我收你们为神徒,也是一番好意,想给你们提供庇护而已!”

  司马泽一番冠冕堂皇的话,倒是让人难以拒绝。

  这时叶空走出道:“司马大人,之前马神大人说过,神界众神林立,各大神庙都竞相收人,作为我们这些日后才能走神界的下等存在,也是希望找一个强大的主神信奉。”

  司马泽怒道:“那你是觉得我不够强大?”话语声中,一股强大无匹的神力,向四周扫荡开!那种看不见的气势,就已经让西帝府整个处于风雨飘摇中!西帝府大殿里到处发出咔咔的声响,只要司马泽一个心念,这个大殿和边到阵法,就会完全的崩溃!

  屈服!屈服!一个强大的意志猛地传进所有人的心中,瞬间,这个意志就接管了西帝府每个人的灵魂。整个西帝府,全部跪倒!

  虽然司马泽没有对西陵琳直接施法,可是西陵琳已经㊣6感觉到恐惧,一股强大到她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,压迫着她,屈服!她都要屈服!

  不过她突然发现,面对如此的威势,那个拉着她手,挡在她面前的男人,却是硬生生,无比艰难的,挺着脊梁!

  “司马大人,我所谓的强大,是同等级之间的强大!而不是在我等下界小仙身发威!如果司马大人真的足够强大,那么何妨等一些时日,等我们到了神界,再做决定!”

  这时,马神也不得不走出来,道:“司马兄,适可而止,人家不愿怎么能勉强,神王也不会勉强别人。”

  司马泽这才收回气势,不过看向叶空的目光,却是阴冷,缓缓道:“我给你们时间,不过记住……不是我的神徒,就是我的,敌人!”

  二二六八故意捣乱

  “从这里到了南明星,距离无比之遥远!仙剑传的速度,恐怕还没有马神的笏板飞得快,芷凝仙子就算提前得到传,恐怕也是来不及布阵……不过好在,我当年得到了姬小楼的乾坤袋,里边有大量他从马长江那里搜刮来的宝物,其中就有这么一件……”

  西陵星厚重的仙雾外,一个青衣人影正孤零零站在苍冥中。这正是得到马神面授机宜,赶紧给芷凝仙子发通知的叶空。

  只见叶空一抬手,取出一张剪成蝴蝶状的纸符。那纸符边也看不出阵法,也没有线条,只是一个显得非常苍老的蝴蝶剪纸!

  “这是传说中的神蝶传音,流传了不知多少年,多少得到以后,舍不得使用,这才保存至今,虽然苍黄陈旧,可是效果却是一点不减,算了,为了芷凝仙子,就用去它罢。”

  叶空取出仙剑,将其中芷凝仙子的气息提取出来,打入那神蝶符纸中。随后,叶空抬手又是一掐,指尖明亮起来,是捏出的一块光玉柬。当叶空将明亮耀眼的光玉柬夹进两片神蝶符纸中央的时候,就看见那黄纸剪成的蝴蝶,竟然从叶空的手心飞起!

  翩翩扇动羽翼,似已做好所有的准备,就要飞走离开。

  “还不走?”叶空先是一愣,随后明白了什么,又是一抹储物戒指,他的右手指,已经捏住了一小块紫色的晶体!

  叶空手指一捏,再一搓,晶体化成一撮紫色的粉末,而这些粉末就飞扬起来,被那剪纸蝴蝶吸入。就看那纸蝴蝶立即变成了真正的蝴蝶一般,非常的美丽。

  而那神蝶双翅一展,顿时就在苍冥中消失了踪迹,只留下巴掌大一小会粼粼的细碎神光。

  瞬间,神光也消失了,苍冥空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  “果然这些神物,需要神晶作为能量!还好马长江留有一些!”自言自语的声音随后又道,“芷凝仙子,我已经尽到全力,此事能不能成功。到时候,你能不能达到。这些,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了!”

  黑暗的苍冥中,叶空的双目却是很有希望,因为,如果按照马神交待的方法做,芷凝仙子能够去天神训练营,那是大有希望!

  “看来这马神还是为人不错,应该是个面冷心热之人。”叶空想着这一些,一低头,飞进仙雾笼罩的西陵星。

  当叶空飞回来,回到西帝府大殿,却刚好看到震惊的一幕。那司马大人,竟然取出几件不错的神器,想要让西陵琳成为他的神徒!

  西陵琳正低着头,而个头高大的司马泽却是双目发亮,一双狼眼正发光的看着西陵仙子雪白的后颈子。别说叶空,随便哪个男人,也知道司马泽收西陵琳为门人,图谋的是什么?

  叶空一进门,就看见这样的场景,听见司马泽要收西陵琳的话语。叶空立即去看马神,不过显然,马神不想管。马神也要顾及一下关系,不能把司马泽得罪太狠了。

  这就为难了,人家司马泽那是天神,马神不说话,还有谁能阻止?再说了,得罪了天神很好玩嘛?西陵琳又不是你老婆,你管那么宽干什么?就算你拼死挡下,说不定人家西陵仙子还不乐意呢!

  叶空心中顿时浮起大量的杂念。不过与此同时,却又有另一个声音,吼道:“**先人板板,叶空,你官越大修为越高,胆却越小了嘛?有话不敢说,你还是叶空嘛?”

  姓叶的不是孬种!叶空只是脚尖凝了一下,就大步走过去,站到西陵琳面前,猛地抓住西陵琳的手,一惊一乍道:“西陵仙子,想不到啊,真是想不到你也是有令牌之人!那我们岂不是同学了?所谓同学之情,终生难忘!同学之谊,可以让你一生都获益非凡,当我们年老时,再回头,就会发现最最宝贵的同学情谊,没有一点杂质,不参杂任何的功利……”

  对面的司马泽听了都要吐血了,心说这小子早不来迟不来,这不是坏我好事嘛?你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,都是什么什么呀?

  西陵仙子一向都是不悲不喜,淡漠的很,慵懒的很。不过她却也不傻,冰雪聪明,叶空一过来,她就明白叶空是故意来捣乱来着。不过她心中也有话,暗道,这**之神,**神祗,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好货。你太小看我西陵了,怎么可能给几件神器就认其为主呢?

  不过主神面前,西陵绝对不会傻到给叶空传音。刚好叶空抓着她的手,于是她葱白的小指微微一动,在他手心轻轻一刮……其实要说叶空过来捣乱,主要是不想看见西陵那么好的女子跳火坑,倒没有太大想法。

  可是情人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一个非常微小的细节,给人的反应却是惊人的。顿时,叶空仿佛挨了马长江一拳,身形就是一震,心神也为之一荡!

  太暧昧了,哦,突然我仿佛回到了……初恋。叶某人的心中仿佛都要**起来。

  “叶仙主,你和同学的话说完没,我这里还有正事呢。”司马泽忍住心中愤怒,趁着叶空停顿,用尖利阴冷的声音提醒道。

  “哦,马就好。”叶空摆了一下手,又使劲握握西陵琳的小手,道:“西陵仙子,等我们一起去了天神训练营,就可以好好学习,天天向了!”

  司马泽已经怒到了极点!这小子完全就是来坏我好事的!他是故意的!

  勾勾搭搭,当我是瞎子么?

  “叶仙主,我在收神徒!你知道不知道,在神界你这样的行为,是极度的不礼貌,是会被人揍的!”司马泽咬牙切齿的说这些的时候,已经握紧了拳头!

  西陵琳当然不希望叶空有危险,抢先开口道:“司马大人,此事太过重大,容我考虑一番。”

  司马泽却是不愿拖延,又道:“这有什么可考虑的?你父亲让我照顾你们姐弟,也就是把你们托付给我,我收你们为神徒,也是一番好意,想给你们提供庇护而已!”

  司马泽一番冠冕堂皇的话,倒是让人难以拒绝。

  这时叶空走出道:“司马大人,之前马神大人说过,神界众神林立,各大神庙都竞相收人,作为我们这些日后才能走神界的下等存在,也是希望找一个强大的主神信奉。”

  司马泽怒道:“那你是觉得我不够强大?”话语声中,一股强大无匹的神力,向四周扫荡开!那种看不见的气势,就已经让西帝府整个处于风雨飘摇中!西帝府大殿里到处发出咔咔的声响,只要司马泽一个心念,这个大殿和边到阵法,就会完全的崩溃!

  屈服!屈服!一个强大的意志猛地传进所有人的心中,瞬间,这个意志就接管了西帝府每个人的灵魂。整个西帝府,全部跪倒!

  虽然司马泽没有对西陵琳直接施法,可是西陵琳已经㊣6感觉到恐惧,一股强大到她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,压迫着她,屈服!她都要屈服!

  不过她突然发现,面对如此的威势,那个拉着她手,挡在她面前的男人,却是硬生生,无比艰难的,挺着脊梁!

  “司马大人,我所谓的强大,是同等级之间的强大!而不是在我等下界小仙身发威!如果司马大人真的足够强大,那么何妨等一些时日,等我们到了神界,再做决定!”

  这时,马神也不得不走出来,道:“司马兄,适可而止,人家不愿怎么能勉强,神王也不会勉强别人。”

  司马泽这才收回气势,不过看向叶空的目光,却是阴冷,缓缓道:“我给你们时间,不过记住……不是我的神徒,就是我的,敌人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