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二八四 又没感悟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二八四 又没感悟

王小蛮2017-12-8 23:19:14Ctrl+D 收藏本站

  二二八四又没感悟

  符文法则。!。曾经被认为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法则!

  因为,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,都是符文记录!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,都有符文决定!这个世界的所有的法则,都是符文写!

  要说先有法则,还是先有符文?那当然是符文在前!

  不说其他,就是这世界的法则之纹,不也是无数的符文写而成!若是没有符文,又怎么会有法则?没有法则,何来世界!

  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!

  可符文,却在道之前!

  没有文字,何来道!

  所以符文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东西,却是这世界最基本的法则。不过正是因为时间太过长久,太过遥远!早在荒古时期,原始的符文就已经演化成好几种,有古神文,有古仙文,有古妖文,古魔文……甚至还有流传更少的古蛮文,古金文等等。

  虽然这些一脉相承来自最原始的符文,不过经过多少年的演化,早就面目全非!到了后来,随着那些古族的灭亡,到了古时期,就连那些古族变异的符文,也失传了!

  加人类天生无法发出这些符文,因此,符文一道,就此湮没在这世界。虽然符文还在忠实的记录和运行法则,可是这个世界,却没有一个人再懂符文!

  当然了,人类中还是有些异类,努力研究这些符文,想要从这个方面求得突破!不过多少年来,事实证明,那玩意不是人类可以研究的,就算你花费再多的心血,也是一场空!

  就算是一场空,可涛伯的怒火过后,还是又升起一丝侥幸。说不定叶空与众不同呢,说不定他就能感悟从来都没人感悟的符文法则呢?说不定……

  此刻,叶空已经在石门前扫过身份牌,走进石屋。进去前,他看了看远处的某个石门!

  他看得正是古神法则的石门!

  “如果我把最后一次机会用在古神法则。那凭着我两年来对古神的研究,对古神文的了解,以及我有化身古神,和神血对传承珠的亲和力……想必我感悟古神法则,不难!”

  “可是我如果那样使用,却是浪费,极大的浪费!因为就算感悟了古神法则,又能如何?实力提升,不多!”

  “所以,我宁可将宝贵的最后一次免费的机会,用在符文!如果能搞出符文的法则,那么,这世间哪一个法则,我不能明了!”

  心中想到这里,叶空仿佛看见一个画面——世间一切法则的法则之纹,都被他破译,都被他学会,都任他使用,甚至,被他随便修改!

  想到这里,叶空双目中异光大放!毫不犹豫,大踏步走进石屋中!

  三天,整整三天。在这条内部人都成为“法则走廊”的通道尽头,一个老者不显山不露水的站在角落里。每个来这里感悟的准神之城的居民,经过时都给他行礼,因为他是城主府的涛伯!

  大家尊敬他,并不全是因为他是马神的管家。更主要的是因为,外间都传说,涛伯感悟的法则数量,别人难以想象!他有无数次的机会成为天神,不过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!

  而涛伯在这里等待了三天,并不是只是有人托付要关照叶空。而是涛伯这辈子感悟的法则虽然多,可是也无法感悟古神法则和符文法则这些偏门的法则,所以他的心理倒是非常希望可以见证叶空感悟!不过事实是……

  三天以后,石门哗啦一声打开,一个青衣年轻人走了出来。他并不是那种一眼就看去非常帅或者非常有气势的人,不过叶空永远是最镇定的!一路走来,面不喜不悲,好像心中还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涛伯,又看见您了,好巧啊。”叶空看见涛伯连忙行礼。

  第一句话就把涛伯气得恨不得踢他一脚,巧个屁啊,我等你三天了!涛伯年纪大了,也不会跟这个后生计较,点头,道:“怎么这次选择了符文法则,那可是很冷僻的,从来没有人感悟。之所以有那个石室,是因为当初出了一个一心想要使用古神符文的前辈,他布置了那间石室,不过他也没感悟到符文法则!”

  叶空这才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如此,我说里边的东西对感悟符文法则没有一点帮助……”

  叶空这一句话说出来,涛伯心中就是一凉。从这句话就知道,叶空这第三次的机会,又白搭了,扔下水了!本来还指望叶空能感悟什么,现在看来,完全扯淡。

  “唉,你还是太年轻啊!”涛伯感慨一声,心说要是我的后代,我就一个嘴巴抽去了。他有些失望的摇摇头,道了一句,“好在大半年以后,你还有一个战之法则,你最近不要乱跑了,好好感悟战的意境,到时候争取能感悟战之法则!”

  涛伯说完,就摇头离开了。不过少顷以后,又接到王培哲的传,说叶空又去他那了。涛伯气得大骂道:“不知珍惜,以后再也不管你了!”

  其实那个石屋中,只是有一幅画。

  画的部是一个童子,面对着池塘中的一朵莲花,在画作莲花的图案;而画的中部是一个年轻人也在作画,不过却是背对池塘。他看一眼,才转身来画;而画的下部,那个年轻人已经一把年纪了,成为一个老者,他面对是一颗大杨树,可是却能画出栩栩如生的莲朵!

  就这样的一幅画,整整让叶空琢磨了三天!叶空实在没㊣5明白,这幅画,跟符文有关系嘛?生在法则之前的原始符文,又跟画莲有什么联系呢?

  叶空真是莫名其妙,琢磨了三天。不过等他听说那是“一个一心想要使用古神符文的前辈”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心中却是明白了不少。

  所以他也没时间去管涛伯的态度,心中嘀咕着往外走。本来他倒是准备接受涛伯的建议,好好为感悟战之法则做准备。可是往住处走去的时候,突然,他脚步就是一停!

  “如此说来,那幅画和符文法则没有关系,倒和使用古神符文有关系!古神符文中有一句话,古神之族,原始之民,有神之慧根,心中有莲,目有符文!莫非,那画中之莲和这个莲有关系?”

  叶空想到这里,心中大惊,双目中露出喜色。“就算没有感悟符文法则,如果能同古神一般,从眼中放出古神符文,那我岂不是实力大增?其实,感悟法则无非就是增加实力,如果能大量的增加实力,感悟如何,倒是其次!”

  叶空想到这里,又一低头,变换方向,又快步走向王培哲的小店。

  当叶空的身影消失,从阴暗中却走出一个高大的眉心有一颗紫色菱形神格的神人!他看着叶空消失的方向,吐了一口唾沫,自言自语道:“自甘堕落,一个连法则都不能感悟的下界小仙,你也配跟我黄益明争女人?哼,我不用搞你,你自己就要给我滚蛋!十年时间,快点来!”

  几天以后,准神城里对叶空不利的各种传闻又一次喧嚣起来,虽然城中人绝大多数都没见过那仙界之主叶空是什么模样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在茶余饭后骂一骂。

  不过叶空却毫不受影响,依旧在王培哲的小屋里,琢磨:“那图的意思是说心莲就是熟能生巧还是说心中有莲自然就能画出莲?”

  给读者的话:

  晚还有……

  二二八四又没感悟

  符文法则。!。曾经被认为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法则!

  因为,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,都是符文记录!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,都有符文决定!这个世界的所有的法则,都是符文写!

  要说先有法则,还是先有符文?那当然是符文在前!

  不说其他,就是这世界的法则之纹,不也是无数的符文写而成!若是没有符文,又怎么会有法则?没有法则,何来世界!

  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!

  可符文,却在道之前!

  没有文字,何来道!

  所以符文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东西,却是这世界最基本的法则。不过正是因为时间太过长久,太过遥远!早在荒古时期,原始的符文就已经演化成好几种,有古神文,有古仙文,有古妖文,古魔文……甚至还有流传更少的古蛮文,古金文等等。

  虽然这些一脉相承来自最原始的符文,不过经过多少年的演化,早就面目全非!到了后来,随着那些古族的灭亡,到了古时期,就连那些古族变异的符文,也失传了!

  加人类天生无法发出这些符文,因此,符文一道,就此湮没在这世界。虽然符文还在忠实的记录和运行法则,可是这个世界,却没有一个人再懂符文!

  当然了,人类中还是有些异类,努力研究这些符文,想要从这个方面求得突破!不过多少年来,事实证明,那玩意不是人类可以研究的,就算你花费再多的心血,也是一场空!

  就算是一场空,可涛伯的怒火过后,还是又升起一丝侥幸。说不定叶空与众不同呢,说不定他就能感悟从来都没人感悟的符文法则呢?说不定……

  此刻,叶空已经在石门前扫过身份牌,走进石屋。进去前,他看了看远处的某个石门!

  他看得正是古神法则的石门!

  “如果我把最后一次机会用在古神法则。那凭着我两年来对古神的研究,对古神文的了解,以及我有化身古神,和神血对传承珠的亲和力……想必我感悟古神法则,不难!”

  “可是我如果那样使用,却是浪费,极大的浪费!因为就算感悟了古神法则,又能如何?实力提升,不多!”

  “所以,我宁可将宝贵的最后一次免费的机会,用在符文!如果能搞出符文的法则,那么,这世间哪一个法则,我不能明了!”

  心中想到这里,叶空仿佛看见一个画面——世间一切法则的法则之纹,都被他破译,都被他学会,都任他使用,甚至,被他随便修改!

  想到这里,叶空双目中异光大放!毫不犹豫,大踏步走进石屋中!

  三天,整整三天。在这条内部人都成为“法则走廊”的通道尽头,一个老者不显山不露水的站在角落里。每个来这里感悟的准神之城的居民,经过时都给他行礼,因为他是城主府的涛伯!

  大家尊敬他,并不全是因为他是马神的管家。更主要的是因为,外间都传说,涛伯感悟的法则数量,别人难以想象!他有无数次的机会成为天神,不过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!

  而涛伯在这里等待了三天,并不是只是有人托付要关照叶空。而是涛伯这辈子感悟的法则虽然多,可是也无法感悟古神法则和符文法则这些偏门的法则,所以他的心理倒是非常希望可以见证叶空感悟!不过事实是……

  三天以后,石门哗啦一声打开,一个青衣年轻人走了出来。他并不是那种一眼就看去非常帅或者非常有气势的人,不过叶空永远是最镇定的!一路走来,面不喜不悲,好像心中还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涛伯,又看见您了,好巧啊。”叶空看见涛伯连忙行礼。

  第一句话就把涛伯气得恨不得踢他一脚,巧个屁啊,我等你三天了!涛伯年纪大了,也不会跟这个后生计较,点头,道:“怎么这次选择了符文法则,那可是很冷僻的,从来没有人感悟。之所以有那个石室,是因为当初出了一个一心想要使用古神符文的前辈,他布置了那间石室,不过他也没感悟到符文法则!”

  叶空这才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如此,我说里边的东西对感悟符文法则没有一点帮助……”

  叶空这一句话说出来,涛伯心中就是一凉。从这句话就知道,叶空这第三次的机会,又白搭了,扔下水了!本来还指望叶空能感悟什么,现在看来,完全扯淡。

  “唉,你还是太年轻啊!”涛伯感慨一声,心说要是我的后代,我就一个嘴巴抽去了。他有些失望的摇摇头,道了一句,“好在大半年以后,你还有一个战之法则,你最近不要乱跑了,好好感悟战的意境,到时候争取能感悟战之法则!”

  涛伯说完,就摇头离开了。不过少顷以后,又接到王培哲的传,说叶空又去他那了。涛伯气得大骂道:“不知珍惜,以后再也不管你了!”

  其实那个石屋中,只是有一幅画。

  画的部是一个童子,面对着池塘中的一朵莲花,在画作莲花的图案;而画的中部是一个年轻人也在作画,不过却是背对池塘。他看一眼,才转身来画;而画的下部,那个年轻人已经一把年纪了,成为一个老者,他面对是一颗大杨树,可是却能画出栩栩如生的莲朵!

  就这样的一幅画,整整让叶空琢磨了三天!叶空实在没㊣5明白,这幅画,跟符文有关系嘛?生在法则之前的原始符文,又跟画莲有什么联系呢?

  叶空真是莫名其妙,琢磨了三天。不过等他听说那是“一个一心想要使用古神符文的前辈”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心中却是明白了不少。

  所以他也没时间去管涛伯的态度,心中嘀咕着往外走。本来他倒是准备接受涛伯的建议,好好为感悟战之法则做准备。可是往住处走去的时候,突然,他脚步就是一停!

  “如此说来,那幅画和符文法则没有关系,倒和使用古神符文有关系!古神符文中有一句话,古神之族,原始之民,有神之慧根,心中有莲,目有符文!莫非,那画中之莲和这个莲有关系?”

  叶空想到这里,心中大惊,双目中露出喜色。“就算没有感悟符文法则,如果能同古神一般,从眼中放出古神符文,那我岂不是实力大增?其实,感悟法则无非就是增加实力,如果能大量的增加实力,感悟如何,倒是其次!”

  叶空想到这里,又一低头,变换方向,又快步走向王培哲的小店。

  当叶空的身影消失,从阴暗中却走出一个高大的眉心有一颗紫色菱形神格的神人!他看着叶空消失的方向,吐了一口唾沫,自言自语道:“自甘堕落,一个连法则都不能感悟的下界小仙,你也配跟我黄益明争女人?哼,我不用搞你,你自己就要给我滚蛋!十年时间,快点来!”

  几天以后,准神城里对叶空不利的各种传闻又一次喧嚣起来,虽然城中人绝大多数都没见过那仙界之主叶空是什么模样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在茶余饭后骂一骂。

  不过叶空却毫不受影响,依旧在王培哲的小屋里,琢磨:“那图的意思是说心莲就是熟能生巧还是说心中有莲自然就能画出莲?”

  给读者的话:

  晚还有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