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二七四六 带婆婆同行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七四六 带婆婆同行

王小蛮2017-12-8 23:28:5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嗯,这种事要姚神尊出手很不方便的,不如我跟你去看看。”神将刘辉顿时起了心思,他倒并不在乎那什么神草,他在乎的是把两个人!

  之前叶空已经出手过了,他看得出叶空也是有些实力的,如果自己真的和对方真刀真枪的干,就算是他带着天琅山令牌他也没有把握!

  不过如果叶空他们被困住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到时候只要放出令牌,使用其中的空间,将叶空和小顺子一收,哼哼,他们连反抗之力都没有。

  唯一一个麻烦的就是彩翼宝宝,不过这也没关系,她不过是一个小孩子,找个借口支开她,那就是了。

  听说刘辉要去,彩翼宝宝先是一喜,不过随后又犹豫了。

  刘辉怒道,“彩翼宝宝,你害两个哥哥落进危险的阵法中,你告诉姚神尊她必定要责骂于你,难道你不害怕嘛?”

  被刘辉这一吓唬,彩翼宝宝顿时不再犹豫点头道,“好吧,我就带你去看看,不过你可要给我保密!”

  “那是当然。”刘辉招呼几个手下小心点,就跟着彩翼宝宝离开。

  刘辉之所以如此的放心,那是因为彩翼宝宝到了神界一直老老实实,谁知道她演戏水平那么高?要知道,当初在仙界,不知多少jing明的商人都被她骗了,何况一个大意的神人。

  刘辉跟着彩翼宝宝飞行,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山头,越飞越远,不过没飞一会就有点不放心,开口问道,“在哪里,远不远,实在远我就叫几个人来。”

  “你行不行,不行我还是去通知婆婆算了。”彩翼宝宝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刘辉被看得心中郁闷,怒道,“有什么不行,去看看。”

  不多时,来到一处山头,刘辉远一看去,果然面前有紫色光影。那是一个高山上的凹陷处,其中有云雾弥漫,而在云雾之中又有紫色的光影闪动。

  “就是那里……刘神将,你小心点。”彩翼宝宝小心翼翼的叮嘱道。

  “那个叶空和那个小子人呢?”刘辉问道,他对什么神草根本没有一丝的兴趣,关心的也正是那两个人!

  “就在那片光雾中,走近了,就可以看见。”

  “好。你离开远一些,再远些……”刘辉心说看不清正好,支开彩翼宝宝,独自向前飞行。

  至于什么天然的困阵,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要知道,困阵也是一种领域。而他带着的天琅山令牌就是一件非常非常强大的领域类宝物!以领域破领域,这是最基本的法则,刘辉相信凭着手中的令牌不会被谁困在其中的。

  刘辉飞到那光雾之外,透过光影,果然看见里边有两个人影晃动。

  “好小子,果然在里边!”刘辉大喜,立即掏出天琅山令牌,神力放出,对着那光雾就是一照。

  只见从那令牌上放出金色的光线,那光线射出就立即挥发开来,将眼前的区域覆盖在内,而所有覆盖在内的景物,全部都仿佛liu水一样,被收进令牌之中……

  不过就在这是,却从背后猛然出现一个青衣身影,手中一柄主神器光剑放出惊天之光!

  “啊!”

  叶空出现的太突然,之前隐藏的太好,所以刘辉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。

  只见耀眼夺目的光线中,光剑切过刘辉的身ti,只是这一剑,就把刘辉打爆体了!

  啪地一下,刘辉的神体全毁,当即身死!天琅山的将军,上部神人,也根本挡不住叶空的一剑。

  刘辉身死,全身带着的宝物哗哗而落,不过那些垃圾根本不被叶空关心,唯一让叶空注意的,就是那一块令牌。

  只见叶空的青衣身影一闪,已经出现在零落的物品中,他抬手一抓,已经将一块金灿灿的令牌抓在手中。

  这时,不远处的山头上有一块不起眼的瓦片翻起,小顺子也从中飞出。

  小顺子飞出来才回头拿起那瓦片,奇道,“好东西啊,隐藏能力很强大嘛!绝对是杀人逃跑,偷看大姑娘洗澡的利器!”

  叶空道,“那是古遁族留下的宝物残片,当然隐蔽功能很强。”

  “是这样!”小顺子大惊,立即腆着脸道,“要不这样,你欠我的东西就拿这个抵了,你把这东西给我好了。”

  叶空道,“好啊,一个黑狱王塔用这个瓦片换,很值得呀!”

  小顺子听这一说,又犹豫起来,最后还是把瓦片还给叶空,道,“这个东西如何跟黑狱王塔比,算了算了,我才看不上眼。”

  小顺子说完又道,“其实这个神将根本不经打,我都可以杀他,你何必费此周折?直接杀了他就是!”

  这时,彩翼宝宝飞过来,道,“你这个呆子!你真的以为衰神山只有一个上部神人嘛?不是,神王那么jing明的人怎么会如此的疏漏!还有一个主神级别的隐藏在衰神山某处!如果真的大张旗鼓和刘辉动手,那位主神就会出现!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的,所以你们这几天就在外边寻找一个可以杀死刘辉的地方。”小顺子这才明白叶空他们每天出来。

  叶空又道,“之所以如此的麻烦,还有另一个原因,就是这天琅山的令牌据说有一套独特的催动和使用手法,我必须让他使用,然后偷师一下!”

  “那你学会了没有?”

  “你说呢?”叶空微微一笑,单手握住令牌,对着那片光雾催动。

  金光之中,光雾流动,等光雾收完,就可以看见光雾后边两只白色的云鬼。

  小顺子也喜道,“来,给我玩一下。”

  叶空道,“幸亏不是和这刘辉对战,这令牌不简单。本来我还以为若是我被收进去可以挣破,可是现在看来,其中空间巨大到难以想象,就算是我被收进去,恐怕也出不来!而且,收进去的人和物,必须通过特别的手段才可以放出,所以你不要乱收了。”

  叶空这样一说,小顺子也不敢乱玩,将瓦片还给叶空问道,“你处心积虑杀死刘辉就是为了这个令牌嘛?”

  叶空摇头道,“不是。这刘辉捉拿我的恩人送去天琅山望天崖受尽折磨,在我的心里,这刘辉就已经犯下死罪,他非死不可,必死无疑!”

  小顺子点头,又道,“可是你这样不但给你惹下了麻烦,也给姚神尊惹下麻烦,我怕神王知道此事以后,刚好从中找神尊的麻烦,逼其就范!”

  叶空点头笑道,“我当然也有安排。”

  小顺子奇道,“什么安排?”

  叶空在他耳边低声一句,顿时小顺子大喜,惊呼出口,“和姚神尊同行!”

  衰神殿里,姚卉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叶空彩翼小顺子,一个个的偷偷溜走,她心中有些担心。

  正在忙完最后一个祛除霉运的神人,她美眸一抬,刚好看见三人回来了。

  “彩翼,又到哪里去疯了?你这孩子!”姚卉和彩翼相处久了,就把她当孩子一样。

  彩翼宝宝嘻嘻一笑,一下扑过去,让姚卉抱起她,她这才低声说道,“婆婆,我们要离开这里了!”

  “啊!”姚卉顿时色变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