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八五九 交出射天琅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二八五九 交出射天琅

王小蛮2017-12-8 23:30:14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你缺少帮手也不能把这个家伙给放出来!”话音之中,走出一个苍老的魔人老者。

  这个魔人长老颇有威信,他一出来说话,顿时引得后边一众长老们的支持,纷纷点头道:“天魔长老的话不错,不管怎么样,许德龙十恶不赦,他必须接受惩罚,不能放出!”

  叶空这才知道,原来这个苍老的魔人,竟然是魔神一系在神界最大的boss,天空神庙的四大长老之一,天魔神!

  看上去这个天魔神并没有什么耀眼之处,就好像是一个路都走不动的老朽。甚至那些不明白的天神们都在暗自猜测,神王的气势那么强,而天魔神的却是一点气势都没有,那是不是神王要比天魔神厉害多了呢?

  其实叶空已经知道了,天魔神这叫返璞归真了。天魔神的实力已经是神界最顶端的层次了!神王根本连他的一根毛都比不上!

  不过叶空又知道,神界的各位天神们,因为他们是后天的天神!所以他们的实力越是强大,就越是距离归隐不远!就好像土系的那位瞎子神祗,他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地步,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神格,躲进云海之中成为神隐者!

  打个比方,就好像是一个橡皮口袋里边装水!不管你这个橡皮口袋再是有弹力,有空间,早晚都会有装满水的一天!而等橡皮口袋装满了水以后,如果继续往里边装,那就距离这个口袋爆炸不远了!

  天神也是一样!

  本来始神设计的是原始神族掌控神界,原始神族就好像是那种永远都装不满水的口袋,所以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

  不过后来原始神族被灭掉了,最后神界被人yao魔三族(合称之为后天神族)占领了。后天神族开始还没感觉到问题,不过随着他们的力量增加,他们变得强大,就会发现他们的“口袋”不够用了,神力已经装满他的神体!

  于是到了后期,这些厉害的不朽们疯狂的想尽各种办法来增加他们的“口袋”,而这种增加是很复杂的,并不是只增加神体就可以!可是,各位强大的不朽们办法想尽,到了某一天,他们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  没有办法再提升一丝一毫!

  到了这一步,他们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放弃。如果不放弃继续xiu炼下去,结局有两个,一个是爆体而亡,第二个就发生神乱,然后被其他不朽们合力杀死!

  很显然,天魔神就是已经到了这种的地步!所以他这才返璞归真,拖延时间,尽量的不增加神力,不增加修为,当然了,因此他也尽量的不会动用实力去和人动手!

  天魔神这种级别,他显然已经将他的“口袋”提升到了一个超乎人想象的地步,非常的强大,神王这种级别真的和他难以比较!

  不过也正是这样,天魔神却变得更加的不敢动用自己的实力与人战斗!因为他的实力越是大,他自己就越是难以的控制!试想他的“口袋”现在已经充足了水,已经很胀了,这样的口袋就不敢乱动了!如果再来急迫的水流进出,很可能就弄破口袋!

  明白了这些就会发现,原来天魔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!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,他都会ren让的!

  果然,就看见暗神冷笑道:“好呀,缺少帮手也不能放出许德龙。我现在要jin入混沌密境的最中央,我缺少一个实力达到许德龙这样的帮手!你们天空神庙的哪位长老原来给我打下手,做我的帮手,那我就把这个许德龙的化身给送回去!”

  他这一说,天空神庙的各位长老们顿时都哑口无言。他们也是有着一定的身份和地位,去给暗神做手下,传出去,不是要被人笑死了?

  最重要的是,各位天空神庙的长老们都已经发誓过了,他们已经得到了神界的最好的宝物,他们放弃jin入混沌密境寻宝的机会,把机会留给晚辈们。

  所以就算他们同意,他们也不可能jin入混沌密境。因此从这样说来,暗神找光神来做帮手还真是理所当然。

  看见各位长老们哑口无言,暗神又道:“如果我不找光神这样的强者保驾护航,说不定我在混沌密境的中央就出不来了,到时候,谁还为你们看守光神呢?”

  众人又哑口无言。

  神王朱文宇一看,貌似自己的计策失败了,长老们竟然说不过一个暗神。他眼光又是一动,开口问道:“那位青衣年轻偏神可是叶空?”

  这么多年来,朱文宇和叶空其实还是di一次正式的见面!

  叶空也不怵他,点点头道:“在下正是叶空。”叶空说完,又反问道:“敢问对面那位方脸前辈可是神王?”

  朱文宇一听要吐血了,心说这厮好狂妄,竟然这样询问,我朱文宇做神王这么多年,还是di一次这样被人明知故问。

  不过叶空也没有说什么辱没他的话,他既不能发火,又不能不回答,只有点头道:“我就是神王朱文宇。”不过他也有话说,接着又问道:“你见我为何不跪?”

  “下跪?”叶空冷笑一声,回问道,“我给你下跪,你增加修为还是长一块肉?”

  朱文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  叶空又问,“那我给你下跪,我增加修为还是长肉,又或者有其他的好处?”

  朱文宇还是摇头,“也没有。”

  叶空顿时哧道:“既然你没有好处,我也没有好处,那还要人下跪作甚?我看不跪也罢。”

  在场众人一听,都是觉得貌似有理。只有朱文宇最怒,心说如果这神界个个都象你这样说,那还有谁给我下跪呢?

  他碰了一鼻子灰,不过他并不想跟叶空在这个事情上计较。他又开口道:“叶空,其实跪拜我只是一个形式,表示他们愿意接受天琅山的统治,也愿意成为一个天琅山和天空神庙认可的神灵!当然了,你不愿意成为这样的神灵,我也不会求着你。”

  朱文宇这话也是歹毒,一句话就把叶空排除出正牌的神灵的队伍。

  他接着又道:“这里这么多人,我跟你说话的目的也并不是要你下跪,而是要你交出那一把叛逆之弓!或许你还不知道,那把叛逆之弓不但是我所令行jin止,还是天空神庙各位长老们联合下令jin止的!”

  朱文宇这一说,叶空才知道,原来自己手中的射天琅并不是神王朱文宇所jin止,而是整个天空神庙都下令封sha的!

  后边的一众长老听说射天琅在叶空的手上,顿时全部用一种认真的视线打量叶空,就连其中两个一直闭着眼的佛门不朽长老都睁开眼睛看着叶空。

  “后生,射天琅是不是真的落在你的手上?交出来,可保你不死!”

  叶空知道这回麻烦了,他本事再大也斗不过眼前这么多的不朽。而且这些不朽可不是海神那样的不朽,更不是匠神那样的垃圾!眼前的不朽可都是天空神庙之中的长老!

  就连神王都顾忌的不朽神灵啊!!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