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零九 这样接收传承传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三七零九 这样接收传承传

王小蛮2017-12-8 23:47:21Ctrl+D 收藏本站

  三七零九这样接收传承

  “这是……传承!”看见那玉柬之中放出的身影,所有人的双目之中,都射出了惊喜和贪婪。

  废墟之中,最为珍贵的并不是武器,而且一个又一个的传承!

  轮回级武器虽然珍贵,不过那些可以被人夺走!你若是技不如人,就算是得到武器,说不定带给你的是死亡!

  而传承就不一样了,传承带来的是修为的增加,是未来的机缘,是尊者技,是一位在黑夜点亮你前进灯光的使者!

  很多尊者停留在某一个瓶颈无数年头,无法前进分毫。一件武器两件武器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帮助,他们需要的,只是传承!

  所以能得到传承,可以算是在那个死亡陷阱之中的最大收获。

  不过每一个传承,都只能由一个人继承。更重要的是,很多传承都会设下一些要求,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接受。

  就像眼前的这个女子的传承,就有一定的情况。

  不群尊者用力量催出女子的高大身影,只见此女相当美貌,穿着古宫装,身姿动人。不群心中不敢生出邪念,开口道,“女前辈,可否告知前辈来历,在下是否有机会接受您的传承,成为您的弟子。”

  不群的问话以后,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女子的嘴巴动了动,可是,却并没有声音传出来。

  “看见没,就是这样,我怀疑这传承是不是损坏了。”不群尊者收回手,那女子的身影顿时消失。

  “说不定女人更好使,我来试试。”胡国莲走了出来,之前祝融接收到一个传承,一下跳到十四万次元,这让她很是眼热。

  “你若是成功,可要请客哟。”不群笑着把玉柬扔给她。

  “那当然。”胡国莲接过玉柬,也用力催动。

  那女人的影子出现以后,胡国莲恭敬道,“前辈,在下散尊胡国莲,想要成为前辈的弟子,接受您的传承,如果您有什么未了的遗愿,弟子愿意倾尽一生去完成。”

  她这样说话,不群尊者心中暗道,想不到胡国莲这丫头倒是伶牙俐齿,说的如此之好,怕是要成功了。

 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,她说的再好听也没用,那个女人的身影依然是动了动嘴,却是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。

  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胡国莲收回手,疑惑的看着大家。

  “我来。”

  接着张有梁和鸿天都试了,也是一样的结果。然后叶空和彩魔以及周龙全部都试过,依然没有一点点的不一样。

  这下众人都死心了,不群尊者苦笑道,“我怀疑是这样,这传承记录在玉柬之中,不过玉柬经过这么多年,其中一部分损坏了,造成女子不能发声。”

  大家都点头称是,懊恼好不容易得到一个传承,还是个坏的。

  不过就在此刻,叶空的双目一动,却是看见站在远处甲板上观望的朱家姐弟,叶空对着他们招招手,“你们来试试。”

  “我们?”

  朱静朱武不能相信的指着自己鼻子,在得到确认以后才跑过来,朱武嘿嘿笑着,“叶前辈,这种传承……我才两千次元还不到呢。”

  叶空笑道,“让你试你就试,传承也是机缘,不是修为高就能得到,机缘是你的,旁人修为再高也是夺不走的。”

  听这样说,朱武迫不及待来试,当然了,结果也是一样的。

  最后一个是朱静,大家已经不抱希望了,就准备等着朱静试完收起来,以后送到拍卖会卖掉。

  可是谁知道,朱静用力量催动玉柬,之后,她还没说话,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就闪动了起来,“我听见说话了!”

  叶空等人惊道,“我们没听见啊!”

  朱静道,“前辈说了,寂寞难耐,有谁弹一首曲子给她解闷。”

  在场的人等全部都是尊者,活过的年头至少都是万年计算,弹曲子并不是难事,就连叶空这种流氓都会。

  所以朱静听到这些以后,赶紧收回手道,“各位前辈,她真的是这样说的,你们给她弹首曲子,说不定就能接收到传承了。”

  在场人等又一次意动。

  不过叶空却是把玉柬又塞回朱静白白的小手里,开口道,“没错,我们这些人有谁不会弹那么一首曲子呢?大家都可以弹奏一曲,不过我觉得,最合适弹奏的人,还是你!”

  朱静乌溜溜的大眼之中先是惊喜,不过随后还是拒绝道,“不用不用,我这样的修为也做不了什么,这些宝物也不是我探到的,我怎么能抢夺你们的传承呢?”

  看见这个小姑娘如此的朴实,不群尊者笑道,“就当我们这些前辈送给你的,别忘了,如果没有你,谁知道那位女子说的是什么?她说的话只有你能听见,想必也最想听你弹琴。”

  旁边站着的胡国莲虽然也很想得到传承,不过她和张有梁已经得到了叶空送的轮回级武器。而且就算是她弹琴,也不一定能和那位前辈说上话,所以她也客气笑道,“小姑娘,看着你背着一把小竖琴,想必弹琴很好听,我们也想听你弹呢。”

  朱静看见大家都把机会让给她,白白的脸蛋上有些激动的红扑扑的,谁不想增加修为呢?她站起来给大家每个人都鞠了一躬,这才又一次催动玉柬放出女子身影,然后盘膝坐下,从背后取出小竖琴,弹奏唱道,“那一月,我转动所有的经筒。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。不为朝拜,只为贴着你的温柔……”

  被各色死亡陷阱打扮的五彩缤纷的虚空之中,灰色的混沌舟上,一个白发少女长发飘飘,大眼含情,目光却是注视着甲板上站着的那个青衣身影。

  她手指轻抚胸口的小竖琴,花瓣一样的檀口之中,和着曲子唱出悠扬的歌声,危险无比的旅程也在此刻变得温柔了。

  听着这样的情歌,再看见这两人的对视,周围的各位都感觉到了什么。不群和鸿天对着叶空竖起小指鄙视了一眼以后离开,胡国莲和张有梁对视一眼,微笑离开。

  李振森和周龙也跟着回去舱中,彩魔走过去,一拉朱武道,“傻小子,走了。”

  朱武愣了一下,才明白了什么。

  不过彩魔就在进舱之时,还又回头看看叶空,目中有一丝复杂的光闪过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