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四零二七 我,永远都是叶空!-修仙狂徒 亚博app官方,yabo亚博体育 ,亚博手机版

修仙狂徒

四零二七 我,永远都是叶空!

王小蛮2017-12-8 23:53:32Ctrl+D 收藏本站

  四零二七我,永远都是叶空!

  西陵琳苦声道,“开天,为什么要得到那么强大的力量,你一个鸿尊还怕什么。我们去一个安静的小地方,没有别人打扰,就我们两个人,不需要得到什么力量。”

  说到这里,开天的脸色却是阴沉起来,开口道,“碧落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!你的目的就是引走我,然后让原始的转世得到混沌的控制权,然后让他成为鸿蒙的帝君!直到现在,你还在帮着他!”

  开天越说越暴躁,怒吼道,“你依然把我看作一个魔头,你宁可牺牲自己,陪伴我这个魔头,也要成全原始!你这是为什么,你这样,我不要!我跟你说,你给我记好了,我一定会得到强大的力量,然后再来找你!”

  说到这里,开天一扭头,竟然就离开了狂盟世界。

  走出狂盟世界,开天就是一个心惊,原来此刻混沌已经到了重启的最关键的时刻。整个混沌,仿佛惊涛骇浪的大海,又好像是疯狂咆哮的巨兽,一会涨的巨大无比,一会又猛地缩了下去,整个混沌就好象一片金色的火焰,熊熊燃烧。

  开天想要离开,不过看见身体四周所有的菩提珠都好像爆豆一样的爆裂,他的怒气消了不少,回头看着狂盟世界,叹息一声,道,“你永远不知道我心意。”说完,一抬手,将狂盟世界收入囊中,然后才一头钻进混沌之中。

  ……

  圣地中央,最深处。

  就在碧落的光影散去以后,叶空站在巨树下,微风吹来,将无数的根须拂动。他抬头看着头顶,巨树冲入云霄,在巨树上结满了红心一样的果实,这就是菩提心。

  叶空找寻了很久的菩提心,就在眼前。

  彩皇和曾瞬费尽心思也无法摘取,而他却是可以随手摘到,他摘下一颗,放在口中咬了一口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菩提心竟然又涩又苦。

  “菩提心是你留给我,菩提心竟然是这个味道,你是不是要告诉我,这些年你的心都是如此。”

  此刻的叶空,似梦似真,他分不清自己的是叶空还是原始。如果是叶空,他不想吃这菩提心。可如果是原始,他每吃一口,心中的怒气和酸楚,就会减退一分,当他将整个一天菩提心吃下,他的心中,原始的心中,再没有任何的怨尤。

  “碧落,其实我心中早就原谅了你,当年的话不变,等我们完成任务,就回去鸿蒙娶你,给你最盛大的婚礼!”

  叶空这样说完,身影一晃,心念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“我到底是叶空还是原始?”

 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,而此刻安静下来,叶空第一个要问自己的就是这个问题。曾几何时听麻衣始祖说过,每一代的原始最后都会忘记自己的姓名,成为一代原始,到了最后,自己不是自己,自己就是原始!

  可是,成为原始,多少人的期望,而叶空不愿!

  “我就是我,就算是我是你的转世,就算是我要找到真相,就算是我要完成你的任务……可是这不代表说,我就要成为原始!”

  “我是叶空,我永远都是叶空!”

  “这是绝对不可改变的!”

  “原始大人,你未完成的事情我都会做完,但是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占用我的身体!我会以你的名义做完,然后,我还有我自己的事!”

  当叶空说出这些,冥冥之中,仿佛有一个声音叹息一声,一个睁着的眼眸闭上了眼帘。

  走遍了净土世界,终于来到了净土世界的中央。可是,叶空得到的却是一些问题的答案,却没有得到他期望的力量!之前曾经听说,得到菩提心就能得到无数数不清的菩提珠,让地球人都成为强大的尊者,让大家齐心协力,击破混沌。

  不过这显然是传说,叶空得到了菩提树,得到了菩提心,也得到了这根须之中无数的菩提珠,可是,距离他需要的还远!

  “我需要一些菩提果,我要酿酒!”

  “我想要大量的菩提珠,我要发财了!”

  对于彩皇和曾瞬的需求,叶空完全都满足了他们。不过叶空却是走进巨树中央的深处,盘腿坐下,他总觉得不该是这样,碧落将菩提心留给他,并不是只是让他尝尝苦果这么简单。

  他盘腿坐下,他要做的是,将这巨树完全的炼化。虽然这巨树已经听他的命令,可是这不够,叶空要将它炼化,让它的每个细胞,每一个枝叶都在叶空的手心之中,了如指掌,叶空才能更加详细的了解碧落留给自己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财富。

  当然了,叶空最期望得到的碎片这次没有得到,叶空还有一个期望的轩辕百战歌也没有得到,他只是期望能从菩提树中得到一定的力量。

  这巨树虽然庞大无比,可是已经完全听命于叶空,因此叶空很容易就将其炼化了。

  “已经炼化了!”叶空双目之中一喜,炼化了这菩提树以后,他就能清楚的知道,这树是怎样的生长,它为什么会结出菩提心这样的果实,它又为什么会结出菩提果这样的根茎。

  “为什么佛门的佛祖也能结出菩提果,佛门的佛祖和这树又有什么关系?”叶空这条修炼之路,一路上都和佛门大有渊源,无论是佛界,还是一木大师,或者是明王手印,每次遇到危险,就会有佛门来帮助他。

  他隐隐感觉到,佛门和碧落的关系,佛门和菩提珠的关系。如果说净土世界的菩提珠都是这棵树上结出,那么尊界所有的菩提珠都是佛门贡献,也就是说,尊界的佛门,是另一个意义上的菩提树!

  想到这里,叶空突然想到某一次去佛界,那位佛祖涅盘身化菩提的场景,那位佛祖让他记得坐化时身化菩提的过程,难道这里有什么玄机?

  “那位佛祖是以身化成菩提树,他死,菩提生。可是现在,菩提树就在我的头顶,难道我也要学他坐化?”

  叶空心里思索,那位佛祖是想让他明白什么呢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